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糖

三世修得善因缘,今生得闻奇楠香。——《雪中悍刀行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算不上好人,算不上坏人,云云众生当中算我一人,习惯了一个人生活,习惯了看着漫画四处溜达,偶尔会从楼梯上摔下来,只因为走路不看路~~~~~

网易考拉推荐

九州·龙渊阁传说  

2008-05-01 08:38:31|  分类: 天下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当藏书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他极度地渴望知道世界上的一切。

  为什么云是白色的而霞是红色的?为什么星星中郁非发红而印池暗蓝?为什么苹果总要落在地上?他总是问。这些无休止的问题令任何一个长辈头晕,除了他博学的叔叔。

  “精神力。那是大地精神力的缘故。”他的叔叔说,“大地叫做荒,它渴望凝聚一切,它把所有能抓到的东西紧紧拥抱在自己怀中,直到变成一团火热的熔炉——只有星辰的精神力可以抗拒它。我们的力量都来源于星辰。”他竖起一根带有又长又尖利指甲的手指,给手中的那颗苹果注入了一点精神力量,那个红色的小圆球旋转起来,它越转越快,到最后带着响亮的呼啸声,慢慢离开他的掌心,飞上半空。它越来越小,最后变成了一个小点,消失在高远嘹亮的天空中。

  “那为什么荒渴望凝聚呢?大地是有思想有生命的吗?精神力又是怎么作用在物体上的呢?”

  “没有那么多为什么,”他叔叔答道,“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。心为物之体,物为心之用。有生命的东西天生就拥有精神力,无生命的东西天生受驱动。”阳光灿烂,直倾泻到歧离谷中,晒得水气蒸蔚,晒得他们身上热烘烘的。叔叔摇了摇那根手指,于是瀑布溅起的水雾流转成一个圆,它飘浮到他们的上空,将他们笼罩在一顶水的帐篷遮幔下。

  藏书摇着头,这个答案不能令他满意。但他还小,不适合做更深入的探讨了。

  他们住在一个鲜花盛开的山谷里,虽然四季如春,但万物还是有其枯荣变化。花儿抽芽含苞怒放,然后枯萎变成一根干瘪的棕黑色细棍。蝴蝶从蛹中破壳而出,飞舞盘旋交尾,短暂的绚烂之后像落叶一样飘落在泥地中腐烂。蚂蚁急急忙忙地奔跑,甩动触角将一切可能吃的东西都拖回巢穴,他们还要不间断地扩大洞穴,严守门户,清洁巢穴,放牧蚜虫,照顾蚁后产下的无数小卵,仿佛永不疲倦,然后,它们就突然倒毙在穷忙的路途上。

  藏书看着时间仿佛夹带着水气的雨云一样在山谷上空飞速掠过,他看到那些微小的生物在自己的生命跑道上快速的奔跑,从起点到终点,只是短短的一根直线。后来有一天他终于长大了一些,相对于生命短暂的蝼蚁,相对于他们这种生长缓慢的生物来说,这可真是不容易。

  “我决定去游历世界。”他宣布说,然后就动身了。没有谁对此感到惊讶。

 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——在歧离谷中,没有时间概念——花儿枯萎了又开放,开放了又枯萎,水流将溪岸冲垮,瀑布崩塌,新的瀑布又矗立起来。藏书带着整整一个驼队,带着无数的箱包和物品回来了。他回来的时候还是那么年轻,仿佛没有什么能够改变他的相貌,但他的眉宇中带上了一点疲倦,这使他越来越像他的叔叔了。

  “我到过了很多地方,再也没谁到过那么多地方,”他夸口说,叔叔只是微笑着看他,“但我还是没有找到答案。”

  “在宁州生活着那些会飞翔的羽人,我在那交了不少朋友,其后我潜到了深深的海底。我在那看到了海里的森林,它们和岸上的森林没什么不同,但如今它们像石头一样坚硬,茂密的枝叶在强大的海流中也不摇晃。我猜想世界地图原本并不是这样的,现在是海底的地方曾经是陆地,那么曾经是陆地的地方也许会是海洋。”

  “你的想法很有道理,侄儿,”叔叔点着头说,“他们曾经在最高的山上发现过化为石头的贝壳。你还发现了什么?”

  “在殇州生活着那些山一样巨大的夸父,我在那儿触摸到了天的尽头。太阳和星辰都在那座山的背后落下,夸父们认为每一天的太阳都在那儿浴血而死,而每一个朝阳都是新生的。即使是最强大的夸父萨满也没到过那块地方。那儿的山石确实像血一样通红,天空仿佛是倾斜的,不论是星辰还是日月,到了那儿都会加快滑落。

  “在那座山的前面我看到一个巨大的坑穴,石头凝固成了黑色的琉璃,仿佛它们曾经像液体一样流淌。地上满是巨大的凹槽,像是巨人犁过这块土地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在那坑前站着,突然间即觉得很是厌恶,又觉得格外的欣喜,仿佛那儿盛载着所有的邪恶,所有的欢乐和所有的罪恶和所有的力量。它仿佛在召唤我,它在往外喷发着力量,可是突然间我感到极度的恐惧,我还是第一次感到如此的害怕,我面对着它,仿佛面对大地的坟墓,于是逃跑了,不敢去翻越那片皑皑的高山。有一个意象闯入我的脑海,即强烈又牢固——也许山那边就是答案,可是也许山那边只是这些坑穴,无边无际的坑穴呢。”

  他的叔叔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他的想法,他用一根指头支着自己的下颔以免睡着,现在正是睡觉的季节。他用含糊的声音表示赞同藏书的想法:关于山那边的景象绝非无缘无故的幻想,邪恶的东西总是聚集成堆的。可怕。即便是为了某种神圣的理由,也不该去冒这种险。

  “我在各地交了不少朋友,他们如今都早已死去。我发现生物与生物之间有一种精神力让他们相互亲近,我认为这是生物体中大地精神力的残余,星辰力量仿佛很难抵御这种诱惑。他们总是聚集在一起生活着,那便形成了城市,城市多了便结成了国家。”藏书说。

  “我还参加了战争。”他带着点兴奋地摇醒了叔叔继续说,“一个人所拥有的星辰力量并不算多,也许还没有某只凶猛异常的野兽多呢,但要是有许多人,简如说,十万人的精神力就十分可观。有一次我看到一座10万人城市开始要脱离他们的国家,另外有30万人在阻止他们,但最后他们终于成功地分离了开来。他们赶跑了属于大地的精神力量,从此这两个地方的人再也不能相互往来——一个人身上可以同时拥有阴阳两种不同的精神力量,这实在是太有趣了。”他露出了一点笑容。

  叔叔对这种笑容再熟悉不过了,那是小孩在发现一个更可观的游戏或者玩具时露出的笑容。他睁开一个眼睛问道:“那么你不再去寻找精神力的本源了?”

  “这没有什么区别。”藏书回答说,“它们同样有趣,并且最终答案可能是一致的。人是天地万物的一部分,从而也应反映出天地万物的特性来——是的,所以我转向了研究人本身。我发现相对于普通人来说,有许多人的精神力更为强大,他们成为了世间的英雄。在最后,他们多半会把自己的力量藏纳在武器中。我耐心地等待他们死去,然后得到了这些武器。”他指了指身后的那支庞大的驼队,沉重的箱子压弯了沙驼的背。一个箱子裂开了,从里面掉落出无数沉重的钢铁兵刃,从那一天开始,藏书又在谷中定居了下来,他整日里端详那些刀剑,使用它们,毁坏它们,熔铸它们。那些武器中咆哮的灵魂映亮了小溪,让花草失色。有一次他在玩一杆枪的时候,怒吼的枪魂几乎炸掉了半座谷壁。他分解那些武器中的力量,玩味它们,吸取并品尝它们,他从那些武器中吸纳了那么多的精神力,以至于夜晚他睡在野外的时候,整个歧离谷上空都会闪闪发光,他下水嬉戏的似乎,小溪的水温就会上升,许多鱼儿会蹦出水面,在草地上努力跳跃。

  叔叔由得藏书去闹腾,他跑到更远的海边沙滩中去打滚,晒日光浴,把身上晒得又黑又亮。

  ※※※

  3000年过去了。他依旧埋首在书斋中,有时候也去玩玩他收藏的武器,于是歧离谷里会间歇性地爆发一场小型泥石流;他有时候会做些小玩艺儿,在这上面他小有成就,例如他用一张薄纸叠成的鸟儿形状,它不使用任何精神力就能够滑翔在空中,三天三夜也不落下。除此之外,他就很难再进一步了。

  他发现了很多有意思的细节问题,但他并没有找到一个能够描述宇宙的答案,相反的,他又有了更多的问题。为什么光的速度最快?为什么物质无限可分?为什么一个最小的精神微粒的力量等于1。6X10-19象?为什么大地精神力常数为6。7X10-11石·尺2/斗2?只要这个值稍微大上一点点,所有的物质都会被大地凝聚成一个奇点,那是势不可挡的塌缩。但倘若这个值稍微小一点,大地又会被星辰撕成碎片,物质无法凝聚成团,甚至连星辰本身也将崩溃。

  他现在长得更大了一些,额头上露出了一些皱纹,那是智慧的象征,他开始渴望睡觉,而且一睡就是许多年,那是成年的象征。

  完全是因为无聊和好奇,想知道会得到什么答案,他拿这些问题去问他的叔叔。

  他的叔叔刚从水里出来,打了个巨大的喷嚏——那声音让三里内的睡鼠奔出巢穴,逃命不止——蹲在瀑布下面一块突兀出来的大石头上,像多年以前对付一个顽皮儿童一样,耐心地回答了他的所有问题。

  与他相比,他的叔叔显得有些老了,他在石头上翻着身,挠着身上的鳞甲,在水流遮成的帷幕下困顿不安,哈欠连天,最后,在一个长长的哈欠后面,他说:“你太忙碌了,侄儿,所以你看不到,答案就在我们的睡梦中,在我们的嬉戏中,在我们的食物中,答案即世间而出世间——那就是我们为什么存在的原因。因为如果世界不是这个样子的,那我们就无法看到眼前的一切。这就是龙择原理。我们看到了,所以就是这样的。”在多聱的尖长耳朵下是他满脸的长须,烟雾从他布满獠牙的嘴中冒出来,烤焦了太靠近他的一棵小树。

  藏书想捧着书回到书斋里,然而他觉得自己懒得动弹,于是把那本珍贵的纸书抛入了溪中,看着它慢慢涨大,厚如发菜,最后长满青苔。他的叔叔又在一旁睡着了。他知道自己最终也会变成那般模样,对什么都不感兴趣。当然啦,有一件事他始终没说。在那座山前的邪恶之坑前,他在一块砾石上发现了自己的家族留下的印记,上面用尖利的龙爪划了一个“II”字型。

  很显然,他的叔叔也曾到过那儿。

  ※※※

  当篝火慢慢熄灭的时候,一股青色的烟气在灰烬上升腾而起,仿佛一条龙一样。水手雷渡说:“这是我听来的传说。当然,谁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,就像谁也不知道有没有龙一样。”

  “这条龙听起来还挺可爱的样子,”听故事的少女华棉吐了吐舌头说道,“他真的有那么老了吗?”

  “如果真的有这么一条龙,那就说明还有其他的龙。而且看起来他们热爱旅行,可是我从来没听说谁见过他们,”马都则将信将疑,“听起来他收藏了那么多的魂印兵器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  “相对于看得见摸得着的熏肉和黑菰酒来说,龙这种东西实在是无法理解。”银牙康奈模仿藏书的话引起了一片笑声,他打着哈欠说,“我们还是睡吧。故事将在明天持续下去。”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