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方糖

三世修得善因缘,今生得闻奇楠香。——《雪中悍刀行》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算不上好人,算不上坏人,云云众生当中算我一人,习惯了一个人生活,习惯了看着漫画四处溜达,偶尔会从楼梯上摔下来,只因为走路不看路~~~~~

网易考拉推荐

圣魔之血--六翼天使  

2008-02-05 20:23:54|  分类: 天下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是我在网上找到关于圣魔之血的文章,看过动漫的人继续吧,没有听说过的人就请停步于这里吧!

 

 

六翼天使……神座前的歌者……
    若是转生……你……将选择天堂,还是地狱?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to Cain Nightlord  
    天使,在我眼中永远是圣洁的象征。
    然后那天你来了,该隐,你的存在让我无法注视。
    分不清那是崇拜,还是内心的仇恨,总有一种感觉,突如其来中自心底升腾。
    永恒的生命,在你眼中,究竟是价值的存在,还是残破的累赘?脸上遗留的永远只是微笑过后的那一丝阳光的倒影,你的心事永远无人猜透。 
    在你面前,所有的骄傲都散成粉尘,因为那是你的专利——世间的生命在你眼里,不过是蝼蚁般的存在,连最根本的价值都无从存在。这个世界对你来说,肮脏得近乎绝望。那一天,当你从人工子宫里被抱出来的时候,答案便已经写好。你,命中注定地会成为人类的宿敌,只是眼中放不下的,依旧是那萦绕一生的羁绊。 
    冰冷的机器里诞生出的生命同样是冰冷的,正如他,因为得不到自由而极端痛苦地活着。但你不同,你微笑,对所有人微笑,无论何时都圣洁得像个天使——我愣住,那笑容,绝美晶莹得无法挑剔,但骨子里透出的是能将人冰到顶点的寒意。那眼神里透出的涵义无人能懂,只知道深不可测。于是你又笑了,从一出生就要做个王者,只是——你早已厌恶透了这世间的纷扰繁杂。
    他绝望,绝望是因为没有自由,绝望是因为不能忍受自已的尊严被无情地碾碎,绝望是因为独立的思想竟被鄙视为工具——他恨这个世界,这个世界让他感到绝望,让他开始置疑自己生存的涵义。你笑了,你不屑地笑了。你厌恶这一切,你对世界绝望,但绝望的不是你,是这个世界——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认定,总有一天,要亲手将它毁灭。面对你的回答,他惊愕,他不能理解身为双生子的你竟然是感到幸福的。是啊,你真的感到幸福?答案来得嘲讽,停留在你眼角那丝含义深沉的笑。你说你幸福,其实,你并不幸福,内心深处,是同样强烈的憎恶——也许,幸福便是希望仇恨的事物遭到不幸,当你看到未来那吞噬一切的火光时,幸福,便在心里做了浅浅的停留。 
    无可挑剔,你是神一般的存在,即使是反派,也依旧是天使般降临。你优雅,无论何时何地都优雅——正如你的骑士团长久以来的信条。在你面前,发狂的举动永远都是魔鬼的垂死挣扎,即使是优雅,也只不过出自崇拜之下。神,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他的微笑,强大的力量,出手只是眨眼的瞬间——即使血腥散过头颅,笑容也依旧是笑容。对你而言,存在没有价值,又何来哀悼——你讨厌怜悯,正如当年金发下湛蓝的眼睛,温柔下掩藏着坚硬。
    没有怜悯,没有悔恨,你拒绝人类一切来自阴暗面的情感。茶红色的发丝被拦腰斩断,你欣赏地看着那朵美丽的蔷薇在手心枯萎。嘴角的笑意更浓,口里的血腥——你偏爱的味道。没有人能够阻止你,染指这个权利的人只能用生命作为代价。你微笑地看着那纯金色的眸子散失光辉,跌落的头颅。即使漫天的血腥打湿你的白衣,也只是不屑的窗口中透出的那一点浅浅的红印。 
    依旧是笑,笑靥里不带温度。你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在眼前疯狂,衣领被猛然提起的力度虚弱到可笑。大气圈里逼人的火光闪烁,刺眼的强烈。周围烧灼的温度,金发逐渐成灰。笑容越发妖艳,最后的绝美,遥远星空里近乎圆满的涅盘——我们要以火焰更新这个世界——自火焰中毁灭,自火焰中重生。
    900年后,森冷的阴暗编织未完结的梦魇。再一次相遇,孩子已经长大,历经沧桑,眸子里透出难掩的成熟。你看到他,冬日湖面的眼睛里隐藏的不再是当年燃烧的仇恨,冰结的忧郁沉淀在心的最深处——沉重的罪孽之印。900年了,依然没变么?你继续不屑。他的想法在你眼中,大概是永远幼稚吧。赎罪——亡羊补牢来得太晚,沉重的枷锁又怎能得到救赎?更何况,对你而言,这血腥的杀戮,也许根本就算不上是罪过。或许,一直错下去,也就变成了对。 
    一直错下去,错的变成对的,然后……对的变成错的。真理和谬误,同一个平面里不同的时间轴——抑或者是,同一个时间轴上不同的平面?
    于是,你固执地认为自己永远是对的。物换星移,时光在不觉中扭曲——也许,从一开始,你就注定要做个骄傲的反派。 
    他,900年后重新忏悔,成为教廷中的神父,而你选择了“世界公敌”的头衔。是啊,他要赎罪,成为被神重新宽恕之人,于是他忘掉过去,抛弃夜之君主的名字。神父对他而言,是再合适不过——即使怀抱圣经,信仰的也决非上帝,但那毕生赎罪的信念,已经升华为神一般的存在。而你,早已经放弃了这个世界,你是神,你坚信你有权利毁灭这片绝望的废墟——一切都会重生,毁灭是重新的开始——900年前那涅盘的凤凰,即使要把整个世界拉去殉葬,即使要与一切反目,金色的羽翼上,也依旧是不可亵渎的崇高吧?
    塞拉菲,高傲的六翼天使,天堂里似神的存在,象征着绝对的圣洁。金发扬起,翅膀张开的一瞬,铺天盖地的白色羽毛,心碎了一个季节。最终,决战还要进行,彼此一生的羁绊,宿命的安排谁也逃不过。黑色的羽翼张开,破碎地在空中颤抖。他疯狂地攻击,而你,依然微笑。此时正义在人眼中狰狞得像个恶魔,邪恶却是微微一笑,慵懒而优雅,华丽的金发在背后微微散开。
    也许,从来就不存在什么正义与邪恶。
    人,永远都只是坚持自己的信仰——那便是正义。 
    于是,凡不吻合的,便划为邪恶。
    眼神透出不屑。在你的字典里,没有正义和邪恶这两个词。你的一切,永远是绝对,就像天使永远代表圣洁。你爱这个世界吗?虽然你不想承认,你还是爱着它,虽然那片荒芜已日渐绝望。但你又恨他,你厌恶透了那片浑浊,你要摆脱,要放手,于是你决定将它毁灭。然而亚伯挡在你面前,你愣住,过后又微笑了——这世界,在你看来虚伪得可笑,仅此而已。
    该隐,你爱亚伯吗?也许,正如对这个世界,那是种深沉的爱又刻骨的恨吧。同一套遗传因子诞生的双生子,这一生必定谁也离不开谁。心上,锁链拴住的牵绊,即使有再强大的力量,那联系,无论如何也不能扯开——横亘其间的血脉,若是切断了,彼此便只能走向前方的幻灭,别无选择。 
    他爱你,该隐。双生子爱和恨交缠的羁绊,一辈子也摆脱不掉的纠缠,永恒的生命中,这纠葛,便幻化成绵延不断的时间,无止尽地轮回。不想让你复活,是因为复活之后,又要再一次相残。血红的镰刀在雪白的脖颈旁迟疑,他不忍再次杀你。血液,在血管里涣散成绝望的迷雾,那停留的瞬间变成致命的一击——你最终还是选择让他幻灭,告诉我,该隐,那情感,就这样随随便便由一击画上结尾?黑夜里,也只能闪烁着那个殷红破碎的句号?
    第一个背德者和第一个被害者……命运的玩笑,有时就是这样的残酷。
    该隐,你是天使,而你的同类,也仅仅是他一人。姐妹与兄弟,你什么都可以不要,你只选择同类,于是你对他微笑。天使——毕竟只能和天使在一起。但那心上的伤口,无法愈合,鲜血淋漓中,罪恶的欲望,让你最终伸出利爪。因为,很久以来,你都不明白,在你心里,到底什么才称得上第一。 
    也许,在你眼里,没有谁能够使你停止,即使是生命中的至爱。惟我独尊——长久以来的孤独,你已经习惯——寂寞的旅程里,你爱上那种情感。天使是高傲的,除了自己,不会有第二个人比他完美。900年前,那灼眼的火光里,吞噬掉甜蜜而又苦涩的过往——对凤凰来说,任何事物,也许只有自火光中重生,才会达到极致的纯净。 
    只是,那一年,当你对他问起他的愿望时有没有想过,自己的梦,其实还很遥远……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